主页 > 海南七星彩开奖结果 >

琼岛重商看“丘、海”

2018-05-02 08:55

生活于明代中期的丘濬(1421~1495年),琼山人(今属海口市),是海南历史上最值得骄傲的本土精英之一。他七岁以《五指参天》为题赋诗言志:

五峰如指翠相连,撑起炎州半壁天。夜盥银河摘星斗,朝探碧落弄云烟。

雨余玉笋空中现,月出明珠掌上悬。岂是巨灵伸一臂,遥从海外数中原。

他把五指山喻为一只巨掌,要伸入碧空摘星揽月,要从海外遥向中原指点江山。这正是海南人海量的情怀和气度的表征。后来,他果然三十三岁中进士,授庶吉士,并官居一品,入阁为相,且政绩卓著,行事清廉。史载其“所居邸第极湫隘,四十年不易”。即他住的房子狭隘潮湿,就算位极人臣,也未曾搬迁或修缮。他又以学识渊博,为人耿介著称,公认为“有明一代文臣之宗”。

“远观沧海阔,万波总朝宗”

在学术上,丘濬以皇皇大端的巨著《大学衍义补》为代表作。南宋理学名家真德秀的《大学衍义》,讲的是儒家“内圣”部分,丘濬则诠释发挥儒家“外王”部分,即以治理天下、经世济民为其治学的宗旨,要把儒家经典的政治理论,落实到具体的施政中。

在明朝官方厉行海禁的大气候下,丘濬最令人瞩目的主张,是呼吁市场经济,鼓励开海贸易。他承认,“人心好利,无有纪极”,“财者,人民所同欲也”。认为允许庶民私商造船出海贸易,由政府制定法度管理,照章征税,既可增加平民百姓的财富,又可提升政府税收,是“足国用之一端”。他在《大学衍义补》卷25“市籴之令”中写道:

“国家富有万国,固无待于外夷,而外夷所用,则不可无中国物也。私通溢出之患,断不能绝。虽有明禁,但利之所在,民不畏死。犯法而罪之,罪而又有犯者,乃因之以罪其应禁之官使。如此,则君非徒无其利,而又有其害焉。……有欲经贩者,俾其先期赴舶司告知,行下所司蕃勘,果无疑碍,许其自陈自造舶舟若干料数,收购货物若干种数,经行某处等国,于何年月回还,并不敢私带违禁物件。及回之日,不致透漏。待其回帆,差官封验。抽分之余,方许变卖。如此,则岁计常赋之外,未必不得其助。”

在丘濬看来,因利之所在,海禁是禁不住的。他的大胆设想,直到近百年后的隆庆元年(1567年)明廷实行有条件的开关贸易(史称“隆庆开海”)后,才得到一定程度的实施,足可见其见解之超前,以及对历史潮流之顺应。

他还建议运河漕运和海上漕运并举。从海路漕运的运力中,划出两成来搭载商货,回程空船更可多装商货。这样,“南货日集于北,……而北货亦日流于南”,可大大地促进海上的长途贸易。

丘濬的重商思想之提出,比另一位注重实务的明代大儒王守仁(王阳明,1472~1529年)的重商思想,至少要早半个世纪。而他之所以有“开关出海”的过人论述,更与其家乡海南悠远深厚的海洋文化积淀密切相关。在《海仪》一诗中,他就以大海来塑造自己的心胸人格。诗云:

远观沧海阔,万波总朝宗;溪壑流难满,乾坤量有容。

潜藏多贝宝,变化起鱼龙;自觉胸襟大,汪汪无乃同。

存在决定意识。没有见过大海的人,是达不到这般境界,也缺少如此胸襟的。

“终日做买卖,不害为圣贤”

海瑞(1514~1587年)出生于海南省琼山县金花村(古称下田村),与丘濬同村。他一生经历明正德、嘉靖、隆庆、万历四朝,亦即16世纪的中后期。

海瑞为人为官,融儒法于一炉,深得传统文化精髓,铸成刚直、正义的化身而传颂千古,甚至被奉为神,“绘像祭之”,其一生事迹无须在此赘言。但他的重商思想及对海洋文化精神的推崇,却未必为人所熟知。

上一篇:警惕文山会海带来的负面影响
下一篇:没有了